在天空和大海之间。

前言

从挺久之前就一直期待着写这篇回忆录。回忆录总是要退役之后才能写的,也只有在这里才有机会写点矫情的文字。二月怎么看都不该是退役的时候,不过确实是这样的,退役得比较莫名其妙(?)。总之是这样。

天空和大海之间是已逝之物。

yet another 前言。

大概在去年的这个时候,也写过一篇回忆录状物。

至今为止的 OI 生涯回忆录 | LTb的博客

容易发现完全是流水账。我是这么理解那时候自己的心态的:很绝望,于是抱着「想要留下点什么」的想法写下了文字。

但是其实什么都没有留下……事件和回忆没有保质期,而感情会飞速地消逝。于是我写下了这些文字。

去年十月也(怎么又)写了个回忆录状物

f998244353("前言"), in which f(x)=yet another xf^{998244353}(\texttt{"前言"}), \text{ in which } f(x) = \texttt{yet another } x

是不是已经晚了呢……

某些南师大小教室

最开始的时候,是在某个不知名的南师大老师(似乎姓张)那边开始学编程,学的是 BASIC。

每周六的课结束之后张老师都会讲一道数学题。学期末他说,这些问题都可以通过编程解决。于是幼小的心中出现了某种憧憬。从那里得到了许多东西,比如对 OI 的向往,比如狂扁小朋友.exe。

Gutc 以及可爱的同学

六年级左右在号爸那边入门了 C++,从初一就开始在 gutc 那边上课,到差不多初二下的时候什么课都不上,完全自主训练。

在 gutc 那边的人认识的比较多(可惜的是现在同校的机房同学全都是号 家 军,于是我在学校集训的时候,机房里面完全找不到什么人和我聊天),有个小群,在前面两篇文章里面都提到过,现在它叫做「25時、ナイトコードフォーシスで。」。差不多大家都退役光了,不过群还是很活跃,有一群熟悉的人一起聊天感觉很棒。虽然能说得上是好朋友的也就一两个。

在苏苑大厦的 gutc 小教室里度过了非常愉快、无忧无虑的初一时光。实际上无忧无虑是我臆想的,因为对那段时间已经几乎没有印象了,可惜初二下才开始写日记。初一到底在干什么呢……真是一点都想不起来了。

我还记得趁着课间去机惨 tyc,还有 gutc 左上角有个菱形的蓝色的 ppt。

那些闷热的夏日,记忆也被热浪模糊了。褪色,然后消失。如果不会忘记就好了。

2019 夏

是初一升初二的暑假。2019 夏天谁都还没有退役,一切都非常顺利,我觉得会和大家一直走下去。

七月的时候去了个常州的线下夏令营,认识了 wjz 和 ymx。我们之间已经隔了一层可悲的厚障墙了

暑假里经常和群友深夜连麦(?)打 CF,虽然大家都是 specialist 水平(
我们有个 organization,叫做 NFLS NetBar,是 tyc 对着 M_sea 的 Changjun NetBar 取的名字。现在我们是世界第一 NetBar(

bVRn56.jpg

联赛

NOIP 2018 - CSP 2019

18 年似乎没什么印象了(x

游记

19 年考得比较菜(游记),打满了暴力还是没有到一等。不过那时的心情现在竟也一点都想不起来了。

又是一年过去了。
不知道自己的OI生涯能持续到什么时候
至少要坚持到最后才对得起自己和大家吧
再不变强就真的要退役了啊

想要拥有与众不同的人生,不想只是像别人一样平平淡淡地过完一生,对那样注定的未来的恐惧。

这是我 CSP2019 考挂之后写下的文字。

哎,连那种恐惧都回想不起来了。

听到那时候听的歌的时候,也能回想起来一点点。无形之物该如何描绘呢。

天文学者

2020 年联赛,是整个 OI 生涯最黯淡的时候。(游记

CSP 115,NOIP 60,加上 syx 退役了。

2020.11.8 Day 1+1

写文化课,写36页的数学大卷子

这是游记的一部分。

绝望,触底反弹,流着泪说道「奋斗的日子将从今天开始延续下去」,然后第二天又陷入同样的悲伤。整个初三就是这样的过程在循环往复。

演奏着大提琴

2021 年联赛。属于是回光返照。(游记

CSP 216,NOIP 296。不过今年没有人退役,不错。

CSP 和 NOIP 之前各停了一周课,想来大概是下半年最开心的日子了。

虽然知道已经结束,但是联赛打了个不错的分数还是很高兴的。张超知道我的成绩的时候非常激动地握住了我的手(

也说不定只有抱着这样的心态才算是享受 OI。总之很开心。

退役

感到要退役的时刻似乎是挺多的。我觉得这次是最后一次了。

退役的预感似乎是从很久很久以前就出现了。是在 CSP2019 考挂的时候,还是在发现同级远比我强的人已经多于 5 个的时候,还是在去听第一场出国留学的讲座的时候呢。

不过也撑到了现在,算是一种成就吧(www

其实从放弃免修生协议的时候起,作为 OIer 的理想才真正结束。在那之后经历了乱七八糟的事情,到现在已经快半年了,悲痛的心情已经稀释得不能再淡了。讲讲那之后的事情吧——

九月开学,十一月 CSP,十二月 NOIP。CSP 考得不错,NOIP 考到了 296,似乎是我人生巅峰(?),甚至是并列校 rk6。

后来张超和我说,今年我校承办 APIO,多给了学校三个省队名额,加上 C 类和 NGOI,我们有一大堆名额,于是建议我冲一冲省队。于是继续学 OI 了。

在那个时候就有感觉,这种希望过于梦幻且脆弱,会在并不久远的某一天崩坏,不过当结束的日子真正来临的时候仍然很难过。

OI

结束意味着什么?

许多东西一并消失了。

回想起初中的三年,不怎么看书,听歌也不看歌词,在晚霞前不会停下半秒脚步。

我的精神生活都是些什么?

OI。全部都有关 OI。

初三的时候尤为严重,因为文化课生活的压力,因为某个 sb 老师,还有对自己竞赛成绩的失望,我把所有对未来的希望都放在了 OI 上,总是在想象暑假的生活。想着到高中以后就可以离讨厌的人和愚蠢的事情远远的,安心学竞赛。

(不过那个 sb 老师在我初中毕业之后,莫名其妙被调到高中部来了,现在还在教我(

关于那段时间的事情,可以去看看(前言里面提到的)第二篇回忆录状物。

某段时间里,我喜欢在心里嘲笑哪些怀抱着「毫无理性的乐观」的人

那时候的我也一样,怀抱着希望,虚假的希望。

「不要变得平凡啊」

这是我某天凌晨写下的句子。具体时间不记得了,如果有热心网友还记得的话可以来提醒我一下(?

那个时候觉得,如果放弃 OI 去学文化课,自己就会变成平凡的人。虽然知道这是错的,但无论如何也放弃不了这种想法。它支撑着我走过了相当长的时间。

太多人活得不像自己。思想是别人的意见,生活是别人的模仿,情感是别人的引述。

终究是常见的劣质品。

热情

OIer 比其他任何竞赛生群体都喜欢谈 「热爱」。

「热爱」。其实好像从来就没有存在过。

意识到这点的时候,有种世界漆黑一片的感觉。意识在飞速下坠。

并没有什么不容争辩的理由去学 OI。想来就连「喜欢」也并不独特,写文化课或者写工程的时候也会觉得有趣。

一切好像都只是源于「作为 OIer」的身份认同。

就好像至今为止的一切情感都是虚假的。真让人难过。

それがら。

就算学校有一车省队名额,我的实力还是不够。又因为我是出国生,所以我退役了。比较无趣。

在这之后的人生会是怎样呢……还有很久呢……

附录1 关于我

我是 lyc。

基本信息可以 OIerDB 到。

这篇文章写于 2022 年 2 月。

附录2 关于大家

关于文章里面提到的人——

张超是学校的 OI 教练。

gutc 和号爸都是南京开 OI 课的老师。号家军是号爸做宣传时使用的名词。

tyc, syx, wjz, ymx 是我的同学。

附录3 叽里呱啦

感觉回忆录性质不是很强啊……其实我也不是很清楚我在写什么(

很多情感是回想不起来的,许多细碎的事情虽然有趣但是也没有动力再写下来

NOIP 2020 之后留下的只有寥寥数行的文字,于是那时的绝望也自然地消失在时间里了,或者是落到了什么我记不起来的地方。

那些已经无法挽回了,不过至少从现在开始,多写点东西,多读点东西,让有形之物尽可能地保存这个「自我」。在消失之前。

尾声

谢谢你读到这里。再见。

如果你能找到值得热爱的事情就太好了。

愿你的oi生涯如群星般璀璨。